紫外线消毒可以有效灭活新冠状病毒进行 保障百姓生活的安全需求

2020/2/21 8:36:59 次浏览 分类:行业动态


 

来源:特洁安

什么是新型冠状病毒?

2019年底开始,随着感染病毒性肺炎人群的增加,一种新的病毒开始变得家喻户晓-新冠状病毒COVID-19(曾用名2019-nCoV,以下简称新冠状病毒)。冠状病毒在系统分类上属冠状病毒科,病毒颗粒的直径约60~200nm,平均直径为100nm。除本次在武汉引起病毒性肺炎暴发疫情的新型冠状病毒外,共发现6种可感染人类的冠状病毒(HCoV-229E、HCoV-OC43、SARS-CoV、HCoV-NL63、HCoV-HKU1和MERS-CoV)。其中HCoV-OC43、HCov-HKU1会感染人类的上呼吸道,SARS-HCoV、MERS-CoV和COVID-19会感染上呼吸道和下呼吸道并引起肺炎。

哪些方式能有效灭活冠状病毒?

因新冠状病毒出现时间短,目前还无法全面了解其理化特性,依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 修正版)中说明,“对冠状病毒理化特性的认识多来自对SARSr-CoV和MERSr-CoV的研究”,且明确说明,冠状病毒对紫外线和热敏感,56度30分钟、乙醚、75%乙醇、含氯消毒剂、过氧乙酸和氯仿等脂溶剂均可有效灭活病毒。

紫外线有效灭活冠状病毒的原理

image.png

紫外线是电磁波谱中波长为 10~400纳米电磁波的总称,一般将紫外线按照电磁波的波长范围分为A、B、C、D四个波段,其中C(200-280nm)波段紫外线特别是253.7nm附近的紫外线能被微生物遗传物质DNA和RNA吸收,引起DNA和RNA的损毁,从而具有良好的消毒功能。而冠状病毒是具有外套的正链单股RNA病毒。可知,冠状病毒对紫外线的敏感性是基于其内部的RNA对紫外C波段紫外能量的吸收而引起的冠状病毒内部RNA的损毁。

据长江日报2020年1月31日文“新型冠状病毒全基因组序列全长29847BP”,而据文献记载SARS全基因组序列全长为29751BP。通过基因分析,新冠状病毒与SARS病毒在基因结构上具有较高的相似性。中科院武汉病毒所周鹏研究员、杨兴娄副研究员和金银潭医院王先广医生,在《自然》杂志上发表的文章中介绍,新冠状病毒与SARS冠状病毒有79.5%的序列一致。由此我们可由对SARS冠状病毒紫外消毒的研究成果来窥探一下新冠状病毒对紫外线的敏感性。同时据Hiroaki Kariwa, Nobuhiro Fujii 和IKuo Takashima所完成论文“聚乙烯吡咯烷酮碘,物理方法和化学消毒对于SARS病毒的灭活比较 (Inactivation of SARS coronavirus by means of povidone-iodine, physical conditions and chemical reagents”)一文中介绍,其用134μW/cm2强度紫外线照射位于培养基内的SARS病毒15分钟后,测试SARS病毒灭活率达到了99.9995%以上,

image.png

基于134μW/cm2紫外光强照射下SARS-CoV存活量随照射时间关系曲线

而从其实验曲线反馈出的拖尾现象可知,培养基对SARS病毒会起到保护作用。而在从开始到照射5分钟时的曲线结果可看到SARS病毒在被照射5分钟时超过了99.9的灭活。折算到90%灭活所需紫外剂量约13 mJ/cm2。

紫外线水消毒的优势

image.png

对于市政水而言,其安全性与人民安全息息相关,市政自来水和污水消毒是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紫外线消毒作为一种物理消毒方式,其消毒过程中不会涉及化学试剂,除了灭活微生物以外,不改变水物理和化学性质。其消毒过程中即保障了水质生物安全性,又避免了其它化学消毒方式所带来的消毒副产物,也可以避免其过量投加而对后续水体产生的安全影响和次生危害。是一种真正的环境友好型消毒方式。依据中国国家标准《城市给排水紫外线消毒设备》(GB-T19837-2005)中关于各种水质条件下对紫外线消毒剂量的规定可知,对于生活饮用水或饮用净水消毒所需的紫外线有效剂量不应低于40 mJ/cm2,对于城市杂用水消毒所需的紫外线有效剂量不应低于80 mJ/cm2,对于到达GB18918中所需要的卫生学指标一级A标准的, 有效紫外剂量不应低于20 mJ/cm2。由此可知:

对于城市饮用水消毒所规定40 mJ/cm2有效紫外剂量,可满足99.9%以上的冠状病毒灭活

对于一级A标准规定的20 mJ/cm2有效紫外剂量可满足约99%的冠状病毒灭活。

由此可见,对于紫外线水消毒,按照国家标准规定的有效紫外剂量来进行设计,都可有效对新冠状病毒进行灭活,从而满足用水标准,保障百姓生活的安全需求。